(七)弱电

  「哼,汙秽的下级魔物们,竟然敢在我梅露珐面前放肆……既然如此,那幺就用你们的身体来感受一下这神罚吧!」
  伴随着女神官的怒鸣,巨大的冲击声以施法者为中心四散飞弛,震憾着这片巨老的森林。圣光过后,四週一片狼籍,随处可见因为这巨大的魔法力量而被折断的树木和裸露的岩石。大量的地精和兽人尸体留在原地,这些亚人种的死状极惨,深入骨肉的灼伤遍布全身,似乎至死也不明白自已是被何种力量所击倒的。
  「真是,弱小的魔物们。」施法过后的女神官放下手,朝着遍地的死体轻蔑地看了一眼。
  「吶,梅露珐?」一旁,依在树干边上的蛮族女战士抱着双手,似笑非笑地看着眼前的女神官。
  「什幺事?」梅露珐停了下来。
  「你……你真是的神的信徒吗?」女战士卡拉扫了一下周围,「和我以前在你们国家所见的修女神官完全不同啊,简直就像……」
  「简直就像什幺?」
  「简直就像在壁画里所见的,地狱而来的杀戮女神一样。」卡拉笑了笑,看似不经意地举动之下,却绷紧了全部的神经,只要女神官有任何举动,她就能在第一时间压制住对手。
  「杀戮的女神吗?」梅露珐冷哼一声,「你错了,卡拉……我不是什幺杀戳的女神,而是神明所派来的,将世间一切邪恶扫尽的死之天使。」
  「杀戮女神也好,死亡天使也好,对我来说都一样。」卡拉一字一字说道,「我只想知道,我们还是不是同伴?」
  「我就站在你们中间。」女神官冷笑着闭上静,转过身背过着女战士离去。
  「我们每一个人,都坚信弥赛拉小姐是无辜的。」卡拉垂下了头,「那幺你呢?」
  「火吻而生的红宝石吗?」听到这个名字的梅露珐擡着头,「我此次前来就是为了确认这一点的,如果弥赛拉真如你们所说的那样,我自然会协助你们扫除帝国境内的腐败,但如果事实正相反的话……我也同样会用圣焰对你们那汙浊的红宝石进行神的审判,听明白了没有?」
  「你这个女人,真是让人看了不爽。」卡拉抽出重锤,一步步走向女神官,「每时每刻,都是这种傲慢轻蔑的臭脸,而且这如此大範围的攻击魔法是怎幺回事?」
  「当然是为了扫清魔物。」
  「哼,为了保护你施法,我们每个人都拼尽全力,还有人受了伤,结果呢?我说过多少次了,这里是布满魔物的森林,而不是你个人的神罚之所!竟然没有预警的情况之下使用如此醒目的魔法,接下来我们非成为魔物的饵食不可,而且你看看周围,我们有多少人因为你这突如其来的魔物所击伤了?」
  「没关係,弱小的人就乖乖退下去就好,这种程度的魔物我一个人足够应付了。」梅露珐冷笑,「还是,卡拉你也想尝试一下?」
  「哦,有意思!」女拉摆出攻击的架式,「别把我和其它人混为一谈,就让我来教训教训你这个让人不爽的神官吧。」
  「你做得到吗?」女神官轻轻擡起头,咏唱的咒语,黄色的魔法光球出现在她的手上。
  战斗一触即发。
  「都给我住手,你们两个!」一个犀利的女神突然从不远处的森林传来,女剑西塞茜莉雅静静地走到两个人之间,从容的将两人隔开。
  「塞茜莉雅副团长。」卡拉放下武器,退开一步。
  「无用的争执先给我放在一边,卡拉,梅露珐,还有雪涟。」女剑士将头转向跟在后面,淡淡浅笑的女道士,「你们三个跟我来,其它受伤的人先在原地休息。」
  ************
  「什幺?卡蒂娜遇难了?」森林的另一边,魔法女骑士克里斯瞪大着眼睛,吃惊地看着曾经离去,现在又突然折回来的女法师艾米莉和呤游诗人芬。
  「嗯,是的……」艾米丽垂下头,有些心虚地说道。
  「那你们现在折回来,究竟是什幺意思?」威尔在一旁插道。
  「我想……我想。」艾米丽越说越小声,她紧张地回过头看了身后的诗人一眼,「我想请求你们帮助卡蒂娜!」
  「事到如今才说这种话,我之前就已经提醒过你们多次了。」红色佣兵摇摇头。「克里斯,你是队长,你来做决定吧。」
  「本来的话,我根本不应该帮助你们。」克里斯歎了口气,「不过拯救遇难者,是作为骑士应有的準则,我不会放任不管的。」
  「在你们骑士的準则里是这样,但在冒险者的準则里却不是这样。」威尔苦笑地吹了声口哨,「那幺,场所呢?」
  「几天前,我们露营的那个湖畔。」吟游诗人芬轻轻地说道。
  「那个湖畔?」威尔吃了一惊,他不自觉得看了身旁的女骑士一眼,克里斯脸颊绯红,连忙转过头,于是佣兵只好乾咳几声,「但我应该调查过,那里没有特别的魔物才对。」
  「有,那是一种名叫水触鱼的魔物。」诗人补充。
  「哼,果然如此。」一旁始终没有发言的静流,此时突然冷哼一声。
  「什幺意思,静流?」克里斯回过头。
  「那个地方,我们不能过去。」巫女若有所悟地走上前,冷笑着直面诗人,「你好像还漏了些什幺吧,那里真的只有水触鱼吗?」
  「你什幺意思,静流小姐?」诗人虽然仍然微笑,但明显有些尴尬。
  「就是字面意思吧,诗人先生何必紧张?」静流笑着回过头,「威尔,还记得那天晚上的尖叫吗?」
  「静流,你突然说这个干什幺?」克里斯的脸更红了。
  「原来如此,我明白了。」佣兵似乎被静流提醒后,有所顿悟,「很遗憾,艾米莉……虽然我和你们有过交情,但这件事情我帮不上忙。」
  「怎幺会这样,那卡蒂娜怎幺办?」艾米莉焦急地叫起来,不过从话语中,还伴随着一种恐惧的语气。
  「卡蒂娜只能说是自作自受……艾米莉,其实你应该明白为什幺。」威尔歎了口气,「艾米莉,看在过去交情的份上,我就再提醒你一次,看清楚眼前的现实。如果你愿意放弃回去的话,现在还来得及。」
  「可是,可是。」艾米莉越说越急,她再一次悄悄地看了身后的诗人一眼。
  正当场上的气氛开始僵化的时候,人影出现在不远方的树丛之中。
  「哦,没想到在这里又相遇了呢,同盟国的伯爵小姐。」
  「塞茜莉雅?」克里斯警觉得拔出轰炎魔剑,那个只听过一次的声音,她不会忘记。
  很快树林另一边的四个人影显现了出来,她们是黑髮轻装的女剑士,身穿皮背心裸露出钢铁般肌肉的蛮族女战士卡拉,身着神官服却大腿毕露性感的女神官梅露珐,以及最后那位之前没有见过面的,一身异色的长袖布衣的异国女道士。
  「雪涟?」静流吃了一惊,「你怎幺会出现在这里?」
  「很惊讶吧,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我吧,你这个巨乳巫女!」雪涟一见面就直冲静流而去。
  「没想到竟然会被你追到这里。」静流拿出符咒,做出了应战的姿势。
  「先等一会儿,雪涟,我有事情要问这个伯爵小姐。」塞西莉雅伸出手挡在女道士面前。
  「塞西莉雅小姐,好像我没有必要听命于你哦?」雪涟露出了不快。
  「没有错。」女剑士不过声色,「只不过希望你暂时不要出手而已,等我问话完了,到时候出不出手由你自已决定,我不会做任何干涉。」
  「好吧,你问吧。」雪涟退后一步。
  「帝国的女剑士,你有什幺想说的?」克里斯上前一步。
  「嘛,骑士小姐不必这幺激动,我来这里是为了和你们交涉的。」
  「交涉?我和你们帝国的人没有什幺好说的。」克里斯轻抚剑身,魔剑发出淡淡的红光。
  「啊,真是个直性子的伯爵小姐呢。」女剑士持着惊人的冷静和自信继续向前,甚至连佩剑也没有拔出,「我这次找你们,是想提出停战的。」
  「停战?」克里斯吃了一惊,她放下手,魔剑的光芒也渐渐退去。
  「是的,停战。」
  塞茜莉雅点点头,「这片森林里存在着未知的威胁,那是一种远远超出我们力量所能及的威胁。所以我不认为这里火并是个理想的选择。」
  「那你想怎幺做?」
  「停战,甚至互相协助。我们这边已经出现了人员伤亡,不过我想你们那边的损失应该更大。」塞西莉雅用猫一样的眼神盯着女骑士。
  「你怎幺知道的?」
  「是一个名叫莎拉的可爱姑娘告诉我的。」
  「莎拉,她还活着?」克里斯惊讶地问道。
  「是的,现在她在我们的保护之下,至少几天前是这样。」女剑士顿了顿,「说回正题,伯爵小姐,我希望你们说出自已的此行的目的,跟据你们的目的,我会决定我们之间是敌是友。」
  「我为什幺要告诉你这些?」克里斯咬紧嘴唇。
  「是呢,说得没有错,你们的确没有义务将这些告诉给你的敌人。」女剑士似乎早有所料地微笑道,「那幺就由我们这边先开始吧,我们的目的很简单——在这片森林里不断搜索,直到找出真实之瞳的魔女,将她带回帝国为止。」
  「真实之瞳的魔女?你们也在找她?」一听到这个名字,女骑士脱口而出。
  「是吗?」女剑士无奈地闭上眼睛,歎了口气,然后缓缓地拔出腰畔的剑,「看来我们只能作为敌人了,真是很可惜呢,伯爵小姐。」
  身后的两队人马,每个人都拔出了自已的武器。
  ************
  「啊!」森林的另一边,少女骑士莎拉正被一群地精扑倒在地上,这些小鬼一样的生物流着口水,发出咯咯的怪笑聚在女孩身边。原本英气的少女骑士早在先前的交战之中被地精剥光了衣服,此时手无寸铁的她能竭力用双手掩住胸问,一点一点向后退。
  「罗云娜……」莎拉无助地向后望了一眼,在不远处的森林里,罗云娜已经被那颗巨大的食袋花完全吞了进去,从外面可以清晰地看到那硕大的食袋里,包裹着一个俏丽的身姿。外部的轮廓清楚地显现出罗云娜那被挤压变了形的乳房,合拢提起的双腿,还有从四面八方,分别进入口腔,蜜穴和后门的触手,它们不断地蠕动扭曲,疯狂地抽插,时不时还可以听到女孩被抽插时的呻吟。
  几个地精流着口水站在食袋花周围,虽然早就被前面的境象挑得性慾高涨,但这些弱小的生物也很明白自已无法和食袋花这样的敌人抗衡,它们尖叫着争论了几下之后,就将头转向陷入困境的莎拉。
  「不要,不要过来。」泥地上,莎拉早就被扑到在地上,少女骑士此刻正脸色苍白地用双手摀住雪白的酥胸,一点点向后挪动。
  「嘻嘻。」几个地精看着眼前女孩无助的模样,相视而笑。它们几个较大体型的突然间猛扑上来,分别一左一右抓住莎拉掩住胸部的双手,然后朝两边大大分开,按在地上。
  「不要!」惊慌之下的女骑士用脚踢倒了其中一只扑上来的地精,但马上就被接下来冲过来的地精压住,然后那个地精怪叫着粗暴地分开了女孩的双腿,然后伸出舌头舔了起来。
  「不要,不要动那里。」少女骑士脸颊绯红,无助地扭动着身体,但马上又有两只地精从侧面扑上来,一个拚命地蹂躏着女孩的乳房,另一个则张开尖利的牙齿对着莎拉那敏感的乳头就咬了下去。
  「啊!」三点都受到刺激的莎拉全身颤抖起来,却无奈全身被压得死死地,一点也动弹不得。正当少女骑士绝望地闭上眼睛的时候,地精的侵犯却突然停止了。
  莎拉奇怪地睁开眼睛,只见地精突然恐慌地相互说着什幺,然后开始后退,最后怪叫一声互相推挤地向远方逃去。
  「是谁救了我?」莎拉挣扎着支起身子,向周围望去,但没有任何一个人。远方的食袋花还在不停地侵犯着袋中的罗云娜,彷彿对周围的一切漠不关心。
  「究竟是谁?」莎拉轻声地呼唤了一声,但还是没有回应。正当少女骑士準备站起身子的时候,突然发现一条青色的水蛇正在自已的侧面,外皮凹凸不平的怪蛇正刻正睁着一双骇人的眼睛看着自已。
  「这,这是什幺生物啊。」莎拉平身第一次见到这种怪蛇,当看着它的眼睛的时候,女孩就发现自已的双腿不断颤抖,就彷彿是眼镜蛇的凝视一样,巨大的恐惧让她动弹不得。
  水蛇继续向女孩逼近,它张开嘴巴的时候,莎拉发现它的舌头像其它普通的蛇类一样非常长,但粗大不少,而且呈圆锥形,前端开始变细和普通蛇类一样,细而且分叉,水蛇伸展着口中的红舌慢慢地向女孩张开的双腿前进。
  「不,不要过来。」莎拉浑身颤抖,但就是一步也动不了,巨大的恐惧像魔手一样紧紧扼住女孩。当水蛇游走到她张开双腿,毫无保护的蜜穴之前,慢慢吐出那狰狞红舌的时候。一股尿液不自觉得从莎拉的双腿之中流出,她失禁了。
  尿液沿着泥地慢慢四散扩开,水蛇游走到这黄色的水渍之中,然后用那红舌舔了舔。似乎女孩失禁排出的液体让它很满意,水蛇舔了好几口之后才仰起头继续前行,直到用舌尖碰触到莎拉的蜜穴口为止。
  被异物碰触到自已的敏感部位,瞬时间电击般的快感流向全身,莎拉反射性猛地一缩。查觉到猎物有所动作的水蛇立刻动了起来,它用硬韧的身体捲住莎拉赤裸的身子,然后紧紧勒住。
  「不要,好难受。」水蛇冰冷的身体紧紧贴在少女骑士雪白的身子之上,让她有一种异样的感觉。水蛇的身体从莎拉的跨下穿过,然后经过柔软的肚皮,在腰部捲了一圈之后又折回来,从她的双峰之间穿过,在缠住女孩身体的同时,水蛇的表皮还分泌出一种奇怪的粘液,就好像精液一样涂得女骑士满身都是,看起来凄惨无比。最后经过颈部绕到她的面前,与女孩面对面。
  「不,不要。」看着水蛇那铜灯一样的圆眼,还有那不断吞吐的粗大红舌,莎拉完全失去了反抗的力量,只会无助地扭动身体,重複着毫无意义的语句。
  水蛇当然不会管这些,它凝视着眼前美妙的猎物,然后吞出口中的红舌,慢慢凑到少女骑士的嘴巴上面,开始不断上下地舔,很快口中的唾液就弄得少女骑士满身都是。
  接着它将攻击的目标移回女孩的嘴巴,用自已那强有力的舌头,强行分开莎拉紧闭的双唇,然后直接探了进去,接着不断搅动。
  这是一幅多少奇妙的情景啊,一个赤身裸体的少女骑士被一条强韧的青色水蛇紧紧缠住,然后人蛇相望,水蛇那粗大的红舌探进女骑士的口中,女孩紧闭着眼睛,脸羞得通红,就好像亲吻一样!
  「呜呜!」莎拉无助地扭动身子,又细又长,而且柔软的异物在她的嘴里不断搅动,翻转,抽动,久久不见停止,正当莎拉以为自已快要窒息的时候,水蛇终于收回了红舌。女骑士马上不断咳嗽起来。
  然而,水蛇显然不会这幺轻易放过自已的猎物,它轻开缠在女孩颈部的那部分身体,然后绕到莎拉背后,缠子一圈之后转到了女骑士那尖挺的乳房前面。此时先前涂在身体上的粘液产生了作用,莎拉渐渐感觉全身在发热,水蛇每一次蠕动,不平的表面碰触自已身体的任何部位,都能让她感觉强烈的刺激。
  「不要,请不要动,好痒。」莎拉无力地呻吟着。
  水蛇再一次伸出口中的红舌,它先是用细长的舌尖慢慢挑逗着莎拉的乳尖,在分泌液的帮助之下,那又长而且分叉的舌头简直是恶魔,接触面很大。少女骑士的乳头马上就有了反应,开始挺立起来。
  「啊,啊……」不断冲击而来的快感让少女骑士渐渐沈迷,正当她意识变得朦胧的时候,猛然间一股微弱的电流透过乳头流向自已的全身,这一次可不是快感的错觉,而是真正的电击。
  「啊!」莎拉全身抽搐,尖叫着翻滚着。这种微弱的电流其实远不如水中的电鳗,电鳗释放出的电流可以击晕大型的动物,但这种弱电蛇的电流却无法达到这样的强度。而如果是直接接在女性那敏感脆弱的部位的话,却仍然可以立刻让可怜的猎物达到生理的高潮。
  果然,伴随着抽搐和尖叫,大量的黄金水就像洩洪一样不断从女孩的下体喷射而出,撒在地上,莎拉又失禁了。在持续了一断时间之后,弱电蛇就停击了电击,它收回舌头,再一次开始游动。
  「不要,不要。」莎拉似乎只会说这几个词了,她虚弱地发出呻吟,眼睁睁地看着弱电蛇在自已的身体上游走,伴随着难以忍受的刺激,这只淫邪的魔蛇慢慢移下身子,往她的下半身移动。
  女体的直觉让莎拉猜到了这次弱电蛇将要攻击的目标,她想要尖叫,却只能格格地发出窒息一样的声音,牙齿不受控制地打颤。
  弱电蛇这一次停在了少女骑士双腿之间,那令莎拉欲生欲死的红舌再一次伸出,轻轻碰触着自已跨下那敏感的小豆,仅仅只是舔一舔,就让少女骑士感到排山倒海的冲击。明明身体是那幺地虚弱,却还是不受控制。
  舌尖又开始动了,又是一波波的快感像电流一样袭向全部的神经,莎拉早就被折磨得分不出什幺才是真实什幺才是虚幻了,正当她再一次想要沈浸进去的时候,真实的电流却突然再一次袭来,而且这一次更强烈,更兇猛……
  她又失禁高潮了。

(八)魔生树

  魔性的森林,这边广大而茂密的原始森林之中,栖息着无数的魔物和淫兽。从古至今,埋藏在这片森林深处的未知吸引着无数的冒险者前来探险,但凡是企图接近森林深处的,归还者十中无一。这些狰狞的魔物们拥有人们闻名未闻的奇特力量,此刻正张牙舞爪地等候着即将到来的牺牲品。
  这是一群美丽的猎物,她们高贵,性感,坚强,自信,每个人带着不同的信念在这片危险的领域游蕩,她们每前进一步,就会有身边的同伴迷失,一个接一个,彷彿等待她们的终点只有一个……
  森林的某个湖边,巨大的弱电蛇此刻正紧紧地缠住一个浅蓝色短髮的美丽少女,它那坚韧的身躯紧紧勒住女孩赤裸的身子,微弱的电流击打在无助的胴体上面,伴随着女孩那轻微的抽搐发出微弱的声响,彷彿在戏弄这可怜的猎物一样。
  女阴,阴蒂和乳房,弱电蛇就好像一个兴致勃发的猎人一样,不断用与生自来的电击能力戏弄着无助的受害者,从阴道转到肛门,又饶回乳房,随着它的游走,微弱的电击持续地刺激着少女的敏感部位,而自已身体表面渗透出来的特殊液体,涂在女体赤裸的身子上面,有如媚药一样的功用渐渐让女孩的身体不受控制,每一次游走,凹凸不平表皮就给女孩带来强烈的刺激,让她欲生欲死。
  弱电蛇还有一种独特的功能,它那嘴巴里的唾液如果进入女性的下体,那幺就会产生出强烈的利尿效果,而这种混入特殊成份的尿液对于弱电蛇来说是最为营养的补品。于是可怜的猎物就这样在蛇怪的勒紧之下,经受着电刑一次又一次通向失禁的高潮,双腿之间不停喷撒在水蛇身上的蜜液,成为了水蛇最为滋补的饮品。
  「真是的,那个混蛋魔术师真是会使唤人。」不知什幺时候,这片森林中潜伏的盗贼团,在他们的首领——一个名叫兰德高大男正的带领下出现在这条正在饱餐的弱电蛇身后。查觉到危险的弱电蛇鬆开盘住女孩的身子,仰向头用铜球一样的眼睛紧紧盯着眼前的敌人。入侵者人势众多,但弱电蛇仍然不愿意放弃到手的猎物,它盘紧身子,全身散发出微弱的电流,作好了迎战的準备。
  「嘛,真是个不死心的蛇啊。」兰德耸耸肩,从身边拿出一个小瓶子,然后打开瓶盖,突然间一种奇怪的臭味从瓶中散发出来,方纔还处于迎战状态的弱电蛇一接触到这种气味,就乖乖地缩起身子,无奈地离去。
  「这玩意儿真是好用呢,老大。」部下在一旁讚赏道。
  「说的没有错,要是没有这东西的话,我们也不能这幺大摇大摆地在这片森林里活动啊。」兰德笑了笑,然后一把抓起摊倒在地上的蓝发女孩,扛在肩上,「真是个不错的女孩呢,看来这次回去有的好享受了。」边说间,佣兵队长还色情地摸了摸女孩光滑的臀部,顺便伸出手指在那毫无保护的肉洞中扣挖了几下。
  「妈的,水还真多。」兰德笑起拔出手,指头上还带着丝丝淫液。
  「嘿嘿,我们还真期待回去后的事情呢。」一旁的部下也淫邪地笑了起来。
  「急什幺,还有一个没有回收呢。」佣兵队长继续往前走,然后一直走到不远处一个巨大的食袋花面前。这个巨大的食袋花将自已隐藏在树丛之中,如果不是早有了解的话,普通人很难发现它的行蹤。
  此刻,这个食袋花也同之前的弱电蛇一样,它的胃袋膨得饱饱的,即便从外壁也可以很明显地看到一个俏丽,身材凹凸有致的美丽身影此刻正捲曲在袋中,许多触手一样的东西从内部进入女孩的口腔和下体,随着强烈的抽插和食袋花本能地蠕动,可怜的受害者在其中饱受折磨。
  可惜食袋花就没有弱电蛇这幺好运了,当敌人出现的时候,它还没有来得及举起那强力的籐鞭,兰德的大剑就自下而上在它巨大的食袋上划出一道致命的伤口,伴随着一阵阵剧烈的骚动,食袋花无力地萎了下去,胃袋被切开,一个虚弱的褐色马尾美少女掉了出来,她全身上下布满了蜜液,粘液和其它绿色的液体,看起来凄楚无比。
  「嘿嘿,这个美人更不错嘛,年纪轻轻,身子倒是很性感,看这大腿,真长啊。」兰德似乎非常满意这个被食袋花吞食的女孩那双修长的美腿,他伸出手抓住虚弱女孩的脚踝,然后将她整个人倒提起来,色情地在那双布满了各种液体的美腿上下抚摸,尽兴之后才拿出一个布袋,将女孩放了进去。
  「回去喽,小子们,今天……哦,明天开始我们就有乐子了。」佣兵队长朝部下哈哈大笑。
  「大哥,刚才我们侦察的时候,前方的那片森林,好像有打斗的痕迹,应该就是大哥说得那群女人吧,我们是不是正好藏在一边,到时候,趁她们打累的时候……」部下淫笑起来。
  「打消你的念头吧。」谁知兰德却一把推开他,「那些女人可不是轻易能够惹的对手,我可不想为这种事情冒险。」
  「那就这幺看着她们离开?当初那个魔法师不是答应我们……」
  「当然不会就这幺乖乖放手喽,只不过现在时候未到,这群自负的女人迟早会被我们打翻在地,让弟兄们每个人都骑上去,从早操到晚的,我保证。」兰德自信地笑起来。
  ************
  激战,遍眼扫去到处都是金铁相击声,人们的喊叫声。来自西方同盟诸国和东方帝国的两批人马在这片魔性的森林里,展开了激战。女骑士对女剑士,佣兵对战士,巫女对道士,法师对神官,一个个捉对厮杀。
  「喝!」巨大的重锤从耳际擦过,红色佣兵威尔堪堪避过蛮族女战士卡拉砸过来的攻击,重锤撞击在岩石上,发出巨大的响声。
  「这是什幺样的怪力啊?」佣兵不禁流下了冷汗,如果被击中的话,自已当场就粉身碎骨了吧。
  「迴避的不错,但你还能躲多久呢?」卡拉冷哼着提起重锤,丝毫没有体力下降的表情。
  「这样下去可不妙啊。」佣兵擡起头看了看森林的远方,恐怕过不了多久塞茜莉雅的部下就会赶过来,到时候已方势必会寡不敌众。
  「巨乳巫女,看招!」伴随着女道士的娇喝,一道犀利的魔法光波劈向对面的巫女静流,光波所过之处,草木皆倒,宛如一道锋利的利刃一样,逕直袭向对方。
  然而如此强大的攻击道术,却被静流使出的巫术弹开了,但即使如此,静流也被魔法冲击所造成的冲击波震退一步,差一点倒下去,胸前的巨乳在剧烈的动作之下不住跳动。
  「哼,你还是和那时一样啊,真是强大的道术呢。」静流有些吃力地挤出笑容,一向冷静自负的她,很少会被逼到如此田地。
  「还记我说过什幺?别人都害怕你的巫术,但我可不怕。」雪涟冷笑着继续舞动手腕,「五年前的恩怨,是时候了结了。」
  「我们的命运是缠在一起的,你真以为打败了我,事情就会结束吗?」
  「或许不会,但谁知道呢,现在的我心里所想的,仅仅是打败你而已!」雪涟怒喝一声,身形掠起,正準备发动攻击的时候,脚下的泥土突然伸出触手一样的东西从四面八方扑向中央的女道士。
  「座坛术法?你什幺时候?」雪涟吃了一惊,她全身被这些触手一样的泥士紧紧抓住,动弹不得。这是身为巫女的静流所使用的特殊法术,借由事先準备好的触媒,通过咒法施展出超自量的力量,而这些从泥土底下伸出的怪手,彷彿来自阴间的恶鬼一样,狰狞地拉伸着女道士的衣服,将雪涟身上的道袍撕破,隐隐约约地露出了女孩雪白诱人的肉体。
  「放,放开我。」雪涟费力地挣扎,这些从地底伸出的怪手不断拉扯着她的全身,从大腿到胸前,都被摸了个遍,这种被异物侵袭的感觉让女孩一阵脸红。
  这一次是静流冷笑了。
  ************
  在战场的另一个侧面,女剑士塞茜莉雅此刻正用她那行云流水一般的剑法,将魔剑女骑士克里丝逼得节节后退。轻甲轻剑所带来的优势让女剑士可以轻易接近对手进行埋身战,而不用顾忌轰炎魔剑那强大的攻击魔法。
  「你叫克里斯是吧。」女剑士欺身接近女骑士,「你是个性格率真,正直的女孩子,而且信仰坚定,其实我并不讨厌你,伯爵小姐。」
  「你怎幺知道……」克里斯退后一步,试图和女剑士拉开距离。
  「和你两次交手,我就明白了,一个虚伪的骑士,不会拥有你这样认真的剑法。」塞西莉雅歎了口气,突然低下头,顺间窜到克里斯面前,向她胸前横切一剑。
  「只可惜,我们注定会是敌人,因为我绝不会允许任何事情,来阻止我们去救弥赛拉小姐。」塞西莉雅的剑堪堪被克里斯挡住。
  「我这边也是一样的,雷昂王子如此信任我,将传说中的轰炎魔剑也托付给我。」克里斯弹出女剑士,摆出骑士的礼仪,「我绝不会轻易放弃的。」
  「那幺,我们今天势必要决一死战了?」女剑士发出自信的笑容,身姿也开始舞动,彷彿在水面上舞蹈一样轻灵。「只是,你能战胜我吗,伯爵小姐?」
  或许这一次,塞西莉雅才是使出了她真正的实力。克里斯惊恐地发现,女剑士的身姿竟然像风一样灵巧,又如水一般柔软。她可以从任何方面攻击自已,也可以用令人想像不到的身法来避开攻击,她的剑如行云流水,没有一点多余的动作,一气呵成,洗练,迅捷。
  终于,克里斯露出了破绽,抓住空隙的女剑士举剑刺向她的致命处的时候,一把尖刀不知从哪里飞了过来,直刺女剑士。虽然塞西莉亚轻易就避开了这突如其来的袭击,但也错过了攻击克里斯的机会。
  「克里斯!」红色佣兵威尔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他正提剑跑向克里斯,而蛮族女战士卡拉则跟在他的身后,不断怒骂。
  「再这样打下去的话,对我们很不利,先撤退吧。」
  「又撤退?难想你想让我再一次在敌人面前逃走!」克里斯盯着威尔。
  「想想你身上的任务?究竟两者哪个比较重要?」不等对方回答,威尔就推开女骑士,挡在塞西莉亚面前。
  克里斯有些迟疑,她明白威尔才是对的,但身为骑士的自尊不允许她再一次背对敌人……女骑士环顾四周,那个高大的蛮族女战士紧追不捨,静流正在和雪涟激战,她一次见到那个自信的巫女使出全力,丝毫没有平时的从容和冷静。至于女魔法师和诗人则早就失去了身影。
  「我明白了,撤。」克里斯后退一步,「静流!」
  「你还想逃跑吗,静流?」雪涟大喊,却被身上的座坛法术弄得动弹不得。
  「胜负就留在下次吧。」静流用符咒封住雪涟的行动,然后纵身跃开。「这片森林,可不是我们两个拼尽全力的地方啊。」
  ************
  「就是这里!」威尔指着前方,他和克里斯,静流三个人穿过树林,来到一座吊桥边上。这是一个古老而残破的吊桥,不知何人所建,也不知何时所建,只是孤零零地连接着山谷的两侧,成为了之间通行的唯一通道。吊桥的两侧甚是虚无,直至万张深渊,如果想要去到另一边,除了这唯一的吊桥之外,别无他法。
  当然可以选择从其它道路绕过去,不过恐怕需要花上两三天的时间了。克里斯三人站在吊桥前方,看着摇摇欲堕的木桥。在他们身后,塞西莉雅和雪涟正追过来。
  「克里斯,静流,你们先过桥,我在桥上拦住她们。」
  「你什幺意思?」女骑士瞪大了眼睛。
  「过完桥,等我在桥上牵制住塞西莉雅的时候,你就伺机使用轰炎魔剑。」佣兵没有说下去,因为他看见女骑士正用伤心的眼神看着自已。
  「那你怎幺办?难道你準备去送死?」静流问。
  「说什幺呢,做为佣兵经常会遇到这种生死边缘的挑战,死就死了喽。」威尔吹了声口哨,「只不过如果我活下来,伯爵小姐不介意给我个热吻吗?」他笑瞇瞇地看着女骑士。
  「呀!你说什幺呢?」克里丝红着脸转过身,她小心意意地瞥了身后一脸,「威尔,请不要死。」
  「嗯,我相信你。」静流点了点头,拉着还有些迟疑的女骑士飞奔过桥。
  而在另一边,女剑士塞西莉亚跑在最前线,很快就和站在吊桥中央的威尔对上了。
  「挺勇敢的嘛,以一个佣兵来说,你干得不错。」塞西莉亚拔剑慢慢逼近。
  「吶,我说,就这样收手如何?在这片森林里还有未知的敌人存在,现在不是让别人获得渔翁之利的时候吧。」威尔举剑在手。
  「如果可能的话,我也想这样做。」女剑士歎了口气,「只可惜如今事关弥赛拉小姐的生死,我可容不得任何闪失……现在如果放走你们的话,接下来事态会变得如何,谁又能保证?」
  「真是的,你真是她一样啊。」佣兵耸耸肩,「一样的固执。」
  「谁?」
  「克里丝。」
  金属相击声响起,两个人在吊桥的中央打了起来。
  「克里丝,就趁现在,快!」静流在一旁催促女骑士。
  「可是,威尔还在吊桥上面。」克里斯担心在看着桥上。
  「那个男人是不会这幺轻易死去的,你不用担心!」
  「我,我……」
  「如果你还是一个骑士,我们的队长的话,就快下决心吧。」静流拉着她,望向吊桥,「威尔无法阻止那个女剑士,情状已经很明显了。」就如同巫女所说的那样,吊桥上的战斗,佣兵威尔已经被塞西莉亚完全压制住了,女剑士犀利的剑法逼得佣兵节节后退。
  「嗯,我明白了。」克里斯闭上眼睛,下决了决心。女骑士单手将手中的魔剑横切,然后伸出另一手轻轻地从剑身根部开始向尖端拭去,指尖所过之处焕发着淡淡的魔法光晕,原本暗黄色的剑身瞬间变得赤红,庞大的魔法力量凝聚在剑身,随着女骑士的手腕抖动,一个硕大的魔法火球径直向吊桥中央飞去。
  魔法火球撞击在吊桥的中央,迸发出巨大的爆炸,原来就古旧的吊桥顿时木屑飞溅,在两个人交战的部位开始断开,分别向两岸倒去。
  「糟糕,没想到会变成这样。」站在断裂的吊桥上,不断下滑的女剑士,眼睁睁地看着对面的佣兵不知从什幺地方扔出早就準备好的铁索,钩在铁墩上面,轻鬆地顺着吊桥断裂的趋势蕩到岸的另一边。
  而她自已,只能随着断落的吊桥掉入无限的虚无当中。
  「静流,你还想逃到哪里去!」女道士追到岸边,对着另一边的巫女大叫。
  「塞西莉亚小姐!」蛮族女战士卡拉和女神官梅露珐也终于赶到,但为时已经晚。卡拉趴在岸边,不断对着峡谷的深处悲鸣。
  而女神官梅露珐,似乎对于女队长的遇难没有太大反应,只是冷冷地看着脚边,被绳索紧紧绑住的女魔法师和诗人,露出了冷笑。
  ************
  森林的某处,巨大的魔生树竖立在深林之中,这根树是如此的巨大,向上望去那伸展开来的枝叶几乎将整个天空都遮盖住,使周围的一切都笼罩在它的树影之下。而下面那盘根错节的根须则密密繁繁地向周围铺展,使得方圆之间儘是它的领土。
  此刻,在魔生树干之中巨大的空间之内,奥莉希雅——被喻为真实之瞳的魔女正被四面八方伸出的根须紧紧缠在半空之中,整个人双手向上并在一起,两条修长的美腿则被迫向两处大大地分开,外表秀美的女孩就这样摆出了一幅淫秽的姿势。
  魔生树内部的空间里充满着一种奇怪的淫糜气体,奥莉希雅长期沈浸在这种异样的空间里,女孩的神经渐渐被麻痺,连意识也失去控制,同时,无数的根茎分别从不同方向探入女孩的小嘴,缠住尖挺的乳房,顺着丰满的大腿向上盘缠,直至突击她的私处和后庭。
  身体之中每一个敏感点都被不间断刺激的奥莉希雅,在这种类似于淫雾的气体之中,渐渐失去了神智,身体开始不听使唤,不由自主地迎合着魔生树茎的抽动,大量的蜜液伴随着抽插溅射而出,一撒在地上,立即就被魔生树吸收乾净。
  沃伦——异端的魔术师,这个全身散布着诡异狂气的削瘦男子此刻正站在奥莉希雅面前,看着被树茎抽插得失去神志,秀美的俏脸布满了淫糜色彩的魔女,脸上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男子将目光停留在女孩下体,他伸出手驱散了抽插在奥莉希雅肛部的根茎,然后用手伸插进去,慢慢分开女孩那早就湿漉漉的肉洞。只见在肉洞的内部,赫然有几根籐条一样的根茎在里面,而且不是从外面侵犯进去,而是从魔女的身体内部生长出来的。
  「看来发芽的过程很顺利呢,不过还不够,还不够啊,奥莉希雅。」沃伦贪婪着提起魔女的脸颊,「更努力一点,让我尽快看到你体内的种子成长,直至开花的那一刻吧。」
  伴随着魔术师手中的微光,树内的迷雾渐渐散过,此时奥莉希雅也渐渐回复了神志。
  「为什幺,你的目的……究竟是为了什幺?」真实之瞳的魔女难过地看着眼前任何支配自已的男子。
  「那还用说吗,魔生树开花之际,便是奇迹诞生之时。」沃伦狞笑地看着眼前的魔女,「这是只在那禁断的魔道书中所记载的过程,马上,就会由我来见证这一刻,想想看,这是多幺令人期待的事情啊。」
  「你,你疯了。」女孩难过地哭泣起来,残忍的男子就这样把自已当成魔树的祭品,就为了这种疯狂的理由,自已的人生被完全毁了。
  「你不会理解,喔,你怎幺会理解?」沃伦狂笑起来,「你们这些凡人根本就不可能明白我的追求,对禁断的未知领域的追求!」
  是的,不是为了获得更强大的力量,更不是为了什幺财富,疯狂的魔术师将奥希莉雅禁锢在此的理由,只是为了满足他对于暗黑领域的探究心。
  「可是,可是!」想到这里,奥希莉雅就感到一种近乎绝望的悲伤和无助。从小的时候,同伴的欺淩,周围人的鄙夷就像噩梦一样围绕在她周围,害怕的日子,绝望的日子,委屈的日子,彷彿永远没有尽力,不幸永远不会过去。
  「这不是很好吗,到那时候,你的真实之瞳将会失去,永远成为魔生树的一部分,为这根神奇的魔树供给养分,到时候再也没有任何人可以欺负你了,哈哈哈哈。」
  「不,我不要变成这样,救我,谁能救救我。」面对眼前无法理喻的男子,女孩感到是一种歇斯底里的无助。
  「没有人能救你,大家都只是在利用你,利用你那能看穿真实的眼瞳,一旦等他们利用你之后,就会像以前的那些人一样,像垃圾一般扔掉。是的,每个人都一样,你一定很明白,如今在森林里的两波人,无论是东方古老的帝国,还是西方的同盟诸国,他们的目的都是一样的,任何人对于你都只有一个要求,你早就知道的。」
  「不,不要再说了。」
  「既然如此,为什幺不彻底放弃呢,放弃自我,成为魔生树的养份,这颗巨树需要你,它不会像人们一样,利用完你之后就像垃圾一样扔掉,它会永远永远地需要你,需要你持续不断地为它提供养分,它会爱你,直到永远,这不是你所希望的吗?」
  「不,我不要变成这样!求求你,放了我。」
  「晚了,一切都晚了,没人能够救你,就算是东方帝国和西方同盟的精英也一样,无论她们有多强大,都会在我的设计之下,成为这片森林的牺牲品,像生畜一样被各种魔怪骑在胯下,用她们的身体,她们的乳房,她们的子宫为魔物们服务,产生,直到永远。我向你保证,会将这一切变成现实,是的,我保证。」




  (九)寄生淫虫

  魔性的森林之中,一批由美貌的女战士所组成的探险队伍,此时正在这片充满着未知和危险的领域里行走,只是曾经的领袖,那个任何时候都冷静自信地站在第一线的女剑士已经不在,如今带领这批美战士的,则是她最信任的部下,蛮族的女战士卡拉。
  「你说的都是真的吗?」卡拉坐在岩石上,审视着眼前被绳索绑住的浅红色头髮的女魔法师。「我记得你现在正为克里丝服务。」
  「那是过去的事情了,我实在是受不了那个伯爵小姐的臭脾气。」艾米莉咬咬牙,「一天到晚荣誉,使命什幺的,以为自已是个贵族就了不起了,总是要求大家跟她在这片森林里拚命,活像个傻瓜一样。」
  「嘛,真是像你的风格呢,以前在佣兵工会的时候也是这样子。」卡拉笑了笑,「说起来卡蒂娜,你们不是一起组队的吗?」
  「卡蒂娜……她失蹤了。」艾米莉小心意意地看了眼身后的同样被绑住的吟游诗人芬。
  「哦,原来是这样啊。」卡拉点点头,坏笑着看了一眼女法师身后的俊美男子,「那个诗人长得不错哦,是你的新男人?你扔下卡蒂娜就是为了他?」
  「用不着你管!」
  「哇,真是好大的怒气,可别忘了如今你们可是我的俘虏。」卡拉耸耸肩,「算了,你确定这是条最近的路吗?」
  「是的,要翻越那座峡谷的话,只有从那边的小径和这里的沼泽绕过去,从小径走可以省去不少时间,但是……」女魔法师看了一眼站在火焰边上的女神官梅露珐,「那边的魔物,特别是死灵很多。」
  「那正好,我们就去那边。」梅露珐此时来了兴致,「区区死灵而已。」
  「你住口,现在,我是这里的队长。」卡拉把女神官顶了回去,「我们走沼泽。」
  此时,女魔法师露出了不为人知的冷笑,但脸面上却装作关心状,「但你们不担心你们的队长吗?」
  「现在我的任务是确保任务完成,以及所有人的平安。」卡拉哼一声,「而且,塞茜莉雅队长可不是这幺容易就倒下去的人,她非常地坚强。」
  「沼泽嘛……」雪涟歎了口气,「总觉得是个不太好的地方。」
  「雪涟小姐,你有什幺意见吗?」女战士擡头问。
  「啊,罢了。」雪涟摆摆手,「塞西莉雅遇难的时候,我也有一部分责任,作为补偿就陪你们再走一程吧。」
  「那幺,能不能帮我们解开绳索啊?」艾米莉露出甜密的笑容,「看在我们以前同行的份上,卡拉……」
  「不行。」女战士直接顶回去,「你的品性我可是再了解不过了,老实呆在一边吧。」
  「太过份了。」女魔法师一幅要哭出来的样子。
  ************
  沼泽,深夜。
  暗淡的篝火在眼前闪烁,女魔法师艾米莉环视着沈睡中的女战士们,她们有的倚剑而卧,有的坐在树边闭息凝神,每个人都保持着警戒的状态,周围时不时可以还听到守夜人巡逻的脚步声,整片森林笼罩在一片宁静的氛围当中。
  「又,又要来了?芬,不要在这里啊……」突然间,女魔术师的身体一下抽动。
  来自女阴处传来的淡淡搔痒感,起初艾米蜜还可以咬着牙忍受,但谁知这种感觉却越来越强烈,并且散发至自已的全身。女孩就感到自已的全身彷彿沈浸在饥渴的海洋里一样。如果可以的话,她真想伸出手到自已甜密的私处,热切地,疯狂地去抚摸那里,但双手被牢牢地绑在身后,让她动弹不得。
  「芬,不要这样,好难受。」艾蜜丽面露红潮,娇喘连连地看着不远方,一样被绑住的吟游诗人芬,那个俊俏的男人正对那迷人的眼睛,坏笑地看着自已。
  很快,女阴深处一直潜藏的某物又动了起来,就好像灵魂深处的恶魔一样,挑逗着自已全身的神经,身体变得越来越敏感,越来越饥渴。艾蜜莉吃吃地扭动着身体,无法使用双手,那就只有拚命搓动自已的大腿根,两条修长的美腿交缠在一起,互相搓动,一下又一下,散发出点点银沫。
  「转过身去。」一个甜美的声音迴荡在女孩的脑海里。
  「嗯,恩。」艾米莉轻轻回应,她费力地转过身子,然后让胸部紧紧贴在地上,对着诗人翘起自已的臀部。
  「嗯,你真美,艾米莉。」脑海里的声音开始称讚她。
  女魔法师紧张地看着周围,幸好没有人看到她。
  「不,不要在这里,芬,求求你停下来。」女阴深处的某物又开始动起来,它散发出一种强烈的毒素,让身体变得越来越敏感,只要轻轻一触,就会有排山倒海一样的冲击袭向全身,让她疯狂。
  「就在这里自慰。」声音又命令道。
  「这怎幺可能?」艾米莉发出小声的抗议,双手被紧紧绑住,摆成这样翘着大屁股的样子,这让她用来什幺来碰触自已的敏感地带?而且她不敢发出大的声响,如果被其它醒来的人看到,自已摆出如此淫乱的姿态,那是多幺地羞人啊。
  诗人没有回答,只是戏淫般地看着眼前的美女魔术师,艾米莉晃动脑袋,焦急地寻找着可以帮助她完全自慰的物体,终于她发现自已的身后有一根垂下来的树枝。
  艾米莉扭动着被捆绑住的身体,一扭一扭地向那根垂下来的树枝爬过去。女魔术师撅着屁股,饥渴地看着身后的树枝,然后小心意意地用自已的屁股对它,一点一点靠近。第一次方向并不準,树枝碰触在艾米莉的臀肉上面,粗糙的表面磨擦着自已的臀肉,带给女魔法师一种异样的感受。
  她咬了咬牙,慢慢前移身体,将那雪白丰满的大屁股慢慢张开,一点一点,用自已的两片臀肉当中的那张细缝,慢慢对準树技,然后屁股用力一夹,将这根垂下的树枝紧紧夹住。
  「啊……」顿时,敏感处受到粗糙表皮磨练所带来的强烈快感让艾米莉一阵享受,她迫不急待地夹住树枝开始上下搓动,仍由自已的雪白的屁股在诗人的注视之下晃动,淫乱的液体从洞口流出,浸满了树枝。
  「啊。」突然间,艾米莉惊叫一声,原来涂满了液体的树枝不小心从她的屁股里滑了出去,刚刚到达的快感突然冷却,女孩失落地看着弹出去在空中摇摆的树枝,然后焦急地再一次撅起屁股,分开阴唇对準树枝,紧紧地一夹。
  扑地一声,艾米莉的屁股夹了个空,她狼狈地看着那根仍然摇晃的树枝,咬咬牙继续擡起屁股,对準之后再次一夹……
  又是一个空,或许是因为太过心急的原因,女魔法师根本无法保持足够的耐心,那根半空中的树技就好像有意为难高潮心切的女孩,艾米莉一次又一次地用屁股去夹那树枝,却总是失败。
  这种场面真是荒唐之极,沼泽之中,一个性感的浅红色头髮的女魔法师,竟然像蛤蟆一样趴在地上,淫蕩地翘起自已那雪白的臀部,然后分开大腿对着屁股后面,那垂在半空中的一根树肢,呆拙地一下又一次夹过去,然后一次又一次失败。
  望着如此癡态的女磨法师,芬露出了满意的微笑。被绑在身后的手上,发出了淡淡的光芒,就是这种光芒,操纵着艾米莉体内的淫虫,让可怜的女魔法师变成听命自已的奴隶。她无法反抗自已,因那邪恶的淫虫可以轻易让她陷入肉慾的漩涡,欲生欲死。
  那一天,女战士卡蒂娜陷入水触鱼的陷阱之后,他操纵着附近的史莱姆扮作攻击自已的模样,然后趁机制服了这个强大的女魔法师,将这种所有女人都闻之色变的淫虫注入了对方的体内。
  女魔法师那边又发出「扑」地声音,终于这一次艾米莉终于用自已的屁股紧紧夹住了垂下的树枝,但正当她準备继续享受那欢娱的快感的时候,树枝突然断了。
  「不要,不要这样啊。」女魔术师轻轻地哭泣起来,好不容易可以再一次体会到那天堂般的快感了,就这幺突然失去,无尽的空虚迅速将她填满。
  「芬,帮帮我。」艾米莉不敢改变现在的姿势,于是只能拚命擡高屁股,叉开双腿,然后尽力将头点力,从自已双腿之间的空隙向诗人求助。
  诗人摇摇头,摆出一幅我双手被绑,怎幺能救到你的表情。
  「可是,可是。」艾米莉急得快要哭出来了,身后那空虚的肉洞多幺希望有人能够填满它啊,她焦急地趴在地上,向周围寻找可以进入体内的东西。终于,她发现了不远处有一个尖尖的石头,慾望难填的她不顾一切地跑到石头上面,然后叉开秀美的大腿,让自已的肉洞口紧紧对準石头尖处,女魔法师一咬牙,闭上眼睛就一屁股蹲了下去。
  顿时,强烈的快感借由石头冰冷的表面传至自已的全身,女魔法师蹲在石头上面,疯狂地一上一下套弄,布满红潮的脸上儘是癡态。她用尽全力试试填满下体的空虚,但这种快感虽然强烈,但又总是不至于到达高潮,或许是石头太小的原因?
  女魔法师这样想到,于是她乾脆一屁股坐了下去,石头就这样埋进了自已的臀肉里面,但快感还是无法让她达到高潮,艾米莉抽泣着用纤细的双手技撑自已的身体,左扭右晃,用尽全身解数来满足自已的慾望,但可惜还是不够。
  「为什幺,为什幺到不了那里!」正当艾米莉哭着看向诗人芬的时候,一个巨大的力量将她打翻在地。
  「艾米莉,你在干什幺?」这是卡拉的声音。
  「卡拉?」突然间,女魔法师被从慾望的空虚之中拉回现实,她睁开眼,看见卡拉,女神官梅露珐和异国风情的女道士女涟站在自已面前。
  「哼,真是个淫乱的婊子,你那汙秽的心灵真该受到神的清理。」女神官冷哼一声,面露凶相。
  「我,我……」艾米莉害怕地向后退,双手被绑地她根本没有反抗的力量。
  「恶魔已在你的灵魂里播种,你的存在就是一只不洁,让我用这治裁的圣光彻底了结你吧。」女神官高声颂唱起咒文,巨大的光芒出现在她纤细的手腕上。
  「住手,梅露珐,别忘了这里我是队长。」突然卡拉伸出强壮的手臂挡了下来。
  「哦,你可知道自已庇护恶魔后果吗,你将受到我们神殿的审判。」女神官冷冷地提醒她。
  「嘛,这不是什幺恶魔的种子。」一旁的雪涟突然插进来,「我以前有听说过,这是一种寄生淫虫吧,相当可怕的一种魔物啊。只要被这种寄生淫虫进入体内,就会被这种邪恶的生物所控制,比如强制发情……」
  讲到这里,雪涟自已的脸也红了起来,「还有其它的作用,不过先不说了,它最淫毒的地方在于可以随意控制宿主的性慾,而且每过一些时间就必须进食,如果得不到进食的话,就如渗出一种毒液,让宿主生不如死。听说曾有很多女人被这种淫虫活活折磨成废人。」
  「有什幺办法去掉它?」卡拉邹了邹眉,身为战士的她并不擅长应付这种局面。
  「应该有吧,不过我不知道。」雪涟耸耸肩,「不过我可以用冰心决之类的道术,让她的身体强行冷却下来,可能会好受一点吧?」
  「那就麻烦你了,雪涟小姐。」
  「你打算救她?」女神官似乎很不满。
  「毕竟她也是我曾经共同患难的同伴,实在不能这幺放任她不管。」卡拉歎了口气,「而且现在这样子的她,根本无法对我们造成危险。」
  她做了一个鬆绑的命令。
  ************
  大队人马的脚步声渐渐远去。
  「芬,你怎幺样了?」一等到那些人离开,女魔法师艾米莉就连忙赶到诗人身边,为她的爱人解开绳子,兴奋地说道,「我听了你的话,我做到了。」
  「是的,你做是很好,我的艾米莉。」诗人微笑着抚摸女孩的头髮,「真是没想到那个女神官的神术竟然这幺历害,连我也中了招,真是越来越想看到那个傲慢的俏脸被魔物征服的样子了。」
  「难道你想追上去?」艾米莉有些担心。
  「不,现在不用。」诗人自信地笑了笑,「在前方自有无数的魔物在等待着她们,无须我们费力,就可以让她们大损元气,虽然我不认为那个女神官会这幺容易被击倒呢,到时候你会帮我吗?」
  「我,我已经帮你欺骗过卡蒂娜了,她是我的朋友。」
  「你不需要那种朋友,你只要有我,有我的爱就够了,不是吗?」诗人狞笑着,轻轻说出了一些黑暗的词彙。
  转瞬间,艾米莉的身子就突然软下来,她弯下腰,全身颤抖,俏丽的脸上布满了红晕。在诗人的咒语之下,她身体内部的淫虫又再一次活动了起来,这种强烈的毒素让她又痛又饥渴,如果不给予快感的话,她真怕自已会被活活折磨死。
  「就像现在这样,其实你很想要,是不是?」诗人的语气有如魔咒一般。
  「是,是的,芬,我想要。」艾米莉连忙点点头。
  「但你的双手已经自由了,其实你可以自已来,不是吗?」诗人继续下令。
  「噢,是的。」艾米莉顺从地听取了诗人的指令,她转过身背过诗人,然后趴下去将整个上半身紧紧贴在地面,乳房也挤压成了扁平状。接着她妖喘着伸出左手从下向的肚皮处穿过,摸上自已的女阴,然后伸出手指慢慢探进去,开始抽插起来。
  「不够啊,你还有一只手呢,艾米莉。」
  「嗯,恩,是的。」女魔法师癡癡地点头,她伸出空着的右手从自已的腰侧穿过,然后将手指探进自已的菊门,开始一点一点套弄。
  「啊,啊,啊。」女魔法师越弄越用力,诗人满意地看着眼前鲜美的女体,柔美的外衣披散开来,浅红色的头髮遮住半只脸庞,露出了布满春意的俏脸和水汪汪的眼睛。看着眼前高高擡起的雪白屁股,那纤细发颤的美腿,还有指间一开一合,溢出淡淡水渍的粉色肉洞,一股兽性从身内升起。
  「芬,帮帮我,我到不了那里,快,快用你的肉棒来插我,求你。」无论怎幺努力,都始终无法到达高潮的艾米莉无助地向诗人求助。
  「你称呼我为什幺?」
  「芬……哦,主人,求求你,快用你的大肉棒来填满艾米莉淫乱的身体吧,艾米莉真的受不了了。」女魔法师早就顾不得其它,她一心只想得到那种快感。
  「哦,既然你这幺说,那就让我来填满你吧。」终于诗人也按捺不住了,他拔出自已的阳具,一把进入女魔法师的体内,然后伸出手握住对方纤细的腰肢,开始大力抽插起来。
  「啊,啊,好爽,好爽,主人……」没过几下,女魔法师就被抽插得不断浪叫,红色的头髮在空中飞舞,雪白的肌肤在敞开的衣襟下于黑暗中闪闪生辉,整个身体缩在一起,拚命夹紧着进入身体的肉棒,随着诗人的动作不断诱惑性的身体,胸前的双乳在半空之中俏皮地弹动。
  「啊……啊……要,要高潮了……」快感越来越大,大得几乎要突破那慾望的临界点,正当女魔法师以为自已快要达到那欢娱的顶峰的时候,身后传来了诗人那满足的吼声。
  「不要,不要拔出来啊,求求你,主人!」感到马上将要发生的事情,艾米莉哭喊着用力扭动着下半身,主动去套弄诗人的肉棒,但无论她怎幺努力,这快感总是无限接近临界点,却无法突破它。
  「没有用的,艾米莉。」诗人满足地抽了肉棒,然后笑着抚摸女孩的屁股,「你忘记了吗,我在你身体里植入的淫虫,只要有它存在,你就永远无法达到高潮,无论你再怎幺努力,却是一样的结果。」
  「怎幺会这样……」艾米莉哭泣着,她擡起头,看见诗人嘴唇挪动,那个让她深深恐惧的咒语再次从诗人的口中读出。
  「不,不要!」顿时,就好像身体被撕裂了一样,强烈的痛楚袭遍全身,让可怜的女法师几乎痛晕了过去,巨痛过后,方纔那快感的肉慾几乎被完全摧毁殆尽。她还想要,她的精神还处在亢奋状态,但可惜身体已经被强行冷却,再也达不到那种快感了,这是一种彷彿可以将受害者灵魂和身体抽离的酷刑,也是身体内那寄生淫虫最恐怖的地方。
  看着眼前倒在地上不断发抖,打颤,深深绝望的女魔法师,诗人突然变回了原本甜蜜的俊脸,他充满爱意地抱住女孩,在她耳边柔声轻语。
  「艾米莉,你已不能从我身边离开了,这种寄生淫虫会伴随着你直到永远。这是我所给予你的赐礼,因为我爱你,可爱的艾米莉,你将是我永远的爱人,我永远的奴隶。」




  (十)高位魔神

  「这里真是个让人不快的地方啊。」雪涟走在队伍前方,扭头环视着周围。死一样寂静的沼泽,到处是乾枯腐败的树枝,以及散播在空中那令人感到邪恶气息的浓雾,一切的一切都让在场的众人感到如此的压抑。
  「看起来,就好像走进了魔物的陷阱一样。」女孩扭头看了看身边的队长,蛮族女战士卡拉。而对方只是紧邹眉头,沈默不语。
  「魔物嘛,那可正好。」女神官梅露珐冷笑,「无论它们来多少,都势必会葬送在我的圣光之下,我会让她们知道什幺才是真正的神罚。」
  「有自信是好事情,不过……」雪涟转过头看了看周围,苦笑着歎了口气,「情况恐怕比我想像的还要糟啊。」
  「沈住气,异国的女道士。」卡拉发话了,「现在是一场无声的较量,哪一方失去冷静,哪一方就输了。」
  「我倒是没什幺,吶,卡拉。」雪涟呼叫前方的队长,「你和艾米莉似乎认识?」
  「啊,以前佣兵时代有过一些交情,我们曾经一起……嘛,算是出生入死过吧。」卡拉耸耸肩。
  「她是个什幺样的人呢,好像是个挺有名的佣兵吧。」
  「红狐和蓝鹰,她和另一个女战士卡蒂娜所组成的搭挡应该说在佣兵界也小有名气吧,无论怎幺说,艾米莉在火焰魔法这块领域的确有着不凡的造诣。」
  「那性格呢?」雪涟继续问。
  「性格?佣兵嘛,都是那种利已主义……或许是因为在这个领域已经有所建树的关係吧,她和卡蒂娜经常会欺负一些新来的佣兵,或者背叛僱主什幺的,只要她们认为有利可图。」
  「呃,这可不是什幺好习惯。」
  「在佣兵界里这种行为很多见,比如还有一个外号黑弹射手的女猎人卡伦,她可经常做贩卖人口的买卖,只要哪个女孩让她觉得不顺眼的话,卡伦就会下手将对方掠走,然后卖去异国做性奴之类的。」
  「呃。」
  「艾米莉这个女孩嘛,和很多同龄的女孩子一样,有着各种各样的缺点比如爱慕虚荣,好色什幺的。不过如果你以为她是个愚蠢的人的话,那就错了,那个女孩可是精明的很,没有人知道她在背后打什幺主意,不然也不会有红狐这个外号了。」
  「是这样啊,那幺能将艾米莉压制住的那个人,一定非比寻常。」雪涟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什幺意思?」卡拉不太明白。
  「那一夜你也见到了,那个女魔法师淫乱的模样。」
  雪涟擡起头,咬了咬嘴唇,「寄生在艾米莉身体内的那种寄生虫叫宫虫,是一种十分霸道邪恶的魔物。因为这种宫虫只要进入女体的子宫,就会以此为巢居住下来,一般的方法根本无法驱逐掉它们。而且在寄生过程之中,宫虫会间隙性地刺激宿主的敏感器官,让宿主变得全身燥热,宛如慾火焚身一样渴望性爱,这也是当初那个女魔法师为什幺要拚命和那根树枝作爱的原因。」
  「真是恶毒的魔物。」卡拉吐了吐口水,「我最恨这种攻击女性弱点的生物了。」
  「宫虫的淫毒可不仅于此,它不仅会强烈刺激女体的性需求,并以此为食。更可怕的地方地于这种宫虫会在关键时候施发出一种特殊的毒素,这种毒素会麻痺女体的器官感觉,让她的身体强行冷却,再也无法提升快感直至高潮,但同时保留了那种对性慾的渴求,这种想要却无法高潮的折磨,可以让人活活崩溃,可以说是一种淫邪至极的魔物了。」
  「那如果强行压抑快感呢?」
  「你是说把宫虫活活饿死?」雪涟笑了起来,「这倒是一个办法,不过也就卡拉你这种女战士能作到吧,因为凭借女体的快感而活,所以如果宿主长期压抑自已性慾的话,处于饥饿状态的宫虫会不断分泌另一种毒素,让女体处于难以忍受的激痛状态,一般的女孩子恐怕承受不了吧。」
  「那宫虫为什幺会进入艾米莉体内?」
  「这才是问题所在。」雪涟严肃起来,「无论再怎幺恶毒,宫虫终究是一介寄生虫而已,所以最大的可能性是有人能够植入宫虫进那个女魔法师体内。」
  「这附近有这种人?」
  「哼,看吶,地精,兽人,史莱姆,毒精蜘,巨魔蜘,这幺多的魔物暗处看着我们呢。」雪涟冷笑一声,「那幺很明显,这附近一定有一个魔兽使在操纵着一切!」
  女战士转过头,在她们的周围,许多双贪婪的眼睛在看着自已,他们有着绿色的粗糙皮肤,尖锐的獠牙,以及不断散发着热气的宽大嘴巴,他们之中的任何一个都比成年人还要高大和强壮,威武地站在远处,展示着手中的铁器,一点点向众人靠近。
  而在他们的身后,则是更多数量的,矮小,纤细,不断发出嘶嘶的怪叫,挥舞着手中短棍的怪物。这些骯髒,丑陋的生物挤成一堆,站在强壮的同伴身后,尖叫着试图壮大声势。
  「兽人和地精。」女战士卡拉冷笑着举起手中的武器,「看来我们已经被包围了呢。」
  另一边,沼泽的边缘,碌碌续续涌出许许多多绿色的软胶状生物,它们浩浩蕩蕩地出现,伴随着压过草坪湿漉漉的声音,从沼泽的边上围成一圈,开始包围中央的女战士们。
  「史莱姆吗?」雪涟歎了口气,向后退一步